(望京金隅店)400-660-1536  (天津和平店) 022-87358076
(北京海淀店)010-84406907  (天津南开店) 022-66308498
(望京金隅店)
北京市朝阳区三元桥凤凰城B座B2-307室
(天津和平店)
天津市和平区南京路诚基经贸2-1-518室)
(北京海淀店)
北京市海淀区翠微路4号颐源居18号楼3单元1302室
(天津南开店)
天津市南开区玉鼎大厦(优仕公寓)2306(东马路与水阁大街交口处)
新闻动态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第五届“侯奖”大奖出炉 唐帆、刘涛、海忆水获奖2020-02-18

评比现场

评比现场(左起:中国人民大学消息学院副教学、 摄影评论家、任悦;组委会执行主任于德水)

评比现场(左起:摄影史学者、策展人,中国美术学院中国摄影文献研讨所主任高初;摄影家、艺术家王宁德;复旦大学消息学院教学、摄影评论家、侯登科纪实摄影奖学术掌管顾铮;《中国摄影》杂志艺术总监闻图画)

  (雅昌艺术网讯)2015年9月4日,第五届侯登科纪实摄影奖终评会在雅昌艺术核心正式开评。加入本届“侯登科纪实摄影奖”评比的有7位评委,顾铮、张献民、闻图画、李媚、王宁德、任悦、高初,还有组委会执行主任于德水。作为执行主任,于德水对于本届侯登科纪实摄影奖做了总结跟 发言,他说道“本年是侯登科纪实摄影奖的第五届跟 第十年,之所以能走到今天的第十个年头,而且在社会上有这么大的影响力都是由于得到了社会上的良多支撑。从第一届到今天的第五届申报作品情形来看,每一届的来搞数目都延续一个回升开展的形态,并且申报作者集体比例浮现出了年青化的趋势,本年投稿的七零、八零后高达85%的比重,其中最大春秋申请者68岁,最小的申请者只有18岁”。

组委会执行主任于德水

  侯登科纪实摄影奖作为一个民间奖项,旨在推进纪实摄影对于于当代社会生涯的关注,而且每届的评比也将向非职业、年轻的摄影人进行过度倾斜。实在,没有好看出,本年在评委的约请上也做出了相应的调剂,除了顾铮跟 李媚之外,其余五位评委都是“新面貌”,之所以做出这样一个调剂,于德水指出,“取舍一些新的学者的参加,意在为奖项的评比注入一种新的观点跟 元素,也能更好的联合当下纪实摄影的现状作出更深化的讨论跟 评判。在此也代表侯登科纪实摄影奖组委会对于评委们的参加表现真挚的感激”。

侯登科纪实摄影奖学术掌管李媚

  本届评比由7位评委每人提出一个名单,由侯登科纪实摄影奖学术掌管李媚将一切名单整顿出了共66名申请者进入今天的评比,再以评委投票的方式评比出入围名单。经由剧烈的探讨跟 严谨的斟酌,共有24名入围者,包含薄高鹏、陈刚刚、陈华、陈亮、邓海、范石三、海忆水、黄臻伟、拂晓、李劲、李欣拯、李弋迪、凌飞、刘涛、邱东慧、苏呷此色、唐帆、王昌嫡 、王伟涛、王朝阳、禤灿雄、尹永宏、据有兵、张星海。

  第三轮的评比于下战书正式开端,评委再次观看了24名入围者的作品,第三轮评比将从24名入围者中选出11名提名奖名单,终极再由11名提名名单投票选出三名终极大奖。11位提名奖名单是:刘涛、陈亮、海忆水、李劲、凌飞、唐帆、禤灿雄、苏呷此色、尹永宏、据有兵、张星海。

  此时评比进入了更剧烈的阶段,投票也变得更郑重,不只要重复观看作品,其申请人材料跟 文字内容评委们也都做了进一步的解读跟 探讨,而且再次提出了对于于“侯奖”精力的定位,虽然第四届得到了良多质疑声,但也正由于这些争论才使得“侯奖”有今天的影响力,而且每届的获奖者对于于摄影界年青人的领导性很强,所以前三名大奖的评比对于于每个评委来说变得更为谨严。

  终极,前三名大奖出炉,唐帆凭仗作品《缄默的独白》以6票胜出,刘涛作品《天外》跟 海忆水作品《放逐》分手得到5票跟 3票。至此第五届侯登科纪实摄影奖评比美满停止。

  申请者:唐帆

  拍摄专题:《缄默的独白》

  取舍该专题的缘由:局部是源于本身的孤单感。咱们生涯的数字世界充斥着各种各样的社交网络跟 手机aPP利用,却似乎并不拉近人与人的间隔,反而让彼此愈加疏离跟 淡薄。我想跟 这个世界产生真实的交换跟 触碰,而非停留在虚构的关联。我摸索的兴致并没有在于外在的名义,更多的是关于心思世界,譬如人与人之间那种盼望相互亲热了解,却又阻力重重(畏惧绝望或受伤而坚持间隔)的暗昧心思,以及每一个人(包含我在内)面对于这个世界的迷惑跟 问题。通过拍摄,我去了解真实的他们,也让他们看到真实的我。

  我盼望用摄影的方式去营造一个能够抵达彼此心坎的渠道跟 空间。不只仅是看到真相,更多的是找寻一种方式。于是我采纳了相似“自传体”小说的方式,一个章节一个章节的拍下去。

唐帆作品《缄默的独白》

  申请者:刘涛

  拍摄专题:《天外》,一个关于上海天潼路与外滩的专题。

  取舍该专题的缘由:天潼路是上海众多途径中的一条,它一般,以至有点过于一般。即便在遭受拆迁后,它依然不变得特殊,由于在上海,在中国,遭受拆迁的途径其实太多。天潼路只不外是泱泱“拆哪”幅员里微乎其微的一个小块。

  与天潼路相比,外滩几乎就是强烈的对峙面,它有名,几乎能够说过于有名。纵然是如今网络高度发达,宅文明风行,外滩依然是人头永远涌动没有休,无数观光客视它为最爱,来上海没有去外滩即是不来过上海,这个说法虽说夸大,却或多或少存在能够成破的处所,由于当您亲历过置身于前往外滩的密集人流里秒行半步的缓慢爬动,强烈地感触感染那种俨然朝圣的局面,您或多或少很难承认本人来过上海。哪怕您没有购置任何货色,您也会被空气里煽动的,沸腾没有止的消费气泡分神半晌,这些无所没有在的气泡,昼夜折射着前来朝圣的人,给他们最其实的抚慰。

  这些朝圣者中,也包含从天潼路来的人。从天潼路来的人,您一眼就能够看出来,他们是最随便最休闲的,良多时分,直接穿戴脏兮兮的工服或许睡衣出没,似乎外滩才是他们的家,而与外滩仅一河之隔的天潼路不外是他们暂时借居的中转站,他们在天潼路那里的过客身份,外滩会和顺地给他们剥去,赋予他们真正的与上海相符的具有抽象。

  恰是这样,天潼路沦为拆迁区后,它与外滩仅隔一河的间隔似乎变得愈加悠远,在迫切的转变中,它似乎注定只能领有过客。

  而我,是上海的一个过客,外滩给我的抚慰并未几过天潼路给的,它们存在对等的位置,外滩璀璨,天潼路幽暗,恰如一对于姐妹,各有魔力,好在外滩没有驱赶每一个情人,也没有偏爱哪双眼睛,流连过她,回身奔赴天潼路,再相见时,她依然襟怀甚浓,而天潼路,她盼望每一个情人,只管每次我都带着外滩那十足高傲没有肯消失的滋味 涌现,她依然欢送我。

  从外滩到天潼路,我试图树立一个属于我的上海去放我的牧场,养我的吟游。

刘涛作品《天外》

  申请者:海忆水

  拍摄专题:《放逐》

  取舍该专题的缘由:青海自古为放逐之地;在文革前有多少十万右派、公民党军官等被关押或流放于青海各类劳改农场、监狱;三线建设及核产业实验在青海曾经的具有与大批内地人的被流放;自己作为独破摄影师在家乡活着观看融入疏离中的“放逐”形态下的生涯方式。

海忆水作品《放逐》

评委签字

嘉宾合影 

 
上一篇:甘肃珍藏级摄影作品在兰州展出 下一篇:中国-乌克兰-俄罗斯将举行“标致国度”三国摄影展